瓒崇:任达华被刺后首现身

文章来源:苹果团    发布时间: 2019年11月19日 15:17  阅读:7393  【字号:  】

时间滔滔流逝,但时间却又过得十分有价值,我想要抓住时间,给时间安个静止键,独自享受着不知名的快乐。看着看着,我就把自己当成了一个正在跳舞的陀螺,正当我思考该怎么让自己跳的更美丽时。

瓒崇

生活,就像一片巨大的海滩,海滩上的沙砾便是构成生活的各种小事。偶尔,海滩上也会出现一两颗珍珠,就如同生活中发生的新奇事或乐事,点缀着我们的生活。毕竟,珍珠不会没有都有,大多数的时候,我们能看见的,只是某个人寻找那难得一见的珍珠的那片苦心,可有谁会甘愿去捧一堆沙石,看它们在阳光下闪闪发光。这大概是现代人的通病吧。

第二天早晨,我感到有些头疼,便去医院看病。没想到,医院里全是儿童。这贩?#x8FD9;怎么看病呀?给我看病的,是一个五六岁的小孩子,不知他咿呀咿呀说了什么,就叫下一个了。唉,算了。我还是去药店买点儿药吧。说着,我走进了一家药店。一瓶退烧药,谢谢。我说道。可她好像不明白,我气的跑了出去。

从陶醉中醒来,我小心翼翼地拾起这丝丝缕缕的情韵,重新面对生活,苍白的表情重新多彩,空洞的心灵再次充实,以真心感受浮华的生活,以真情拾起,那些我曾经忽略的美好。

我撑着伞,把伞转到了500年后,来到了一栋高耸入云的建筑外。咦,怎么是宇宙一级医院?我披上隐身衣,进了医院。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位伤痕累累的病人——那不是我么?地球姐姐,你不是肚子里有蔚蓝海洋、美丽鲜花、翠绿植物和热情人类吗?你怎么这么虚弱?天王星问我。哎,说来话长。咳咳……人类在很久以前,咳咳咳,很爱护我,但现在科技过于发达,咳,人类追求太多东西了,甚至,咳,挖地面、排废气,咳咳……建高楼、抓动物、破坏自然……咳咳……天哪,这是我吗?那个浑身皮肤破裂、不停打喷嚏、拄着拐杖、双眼失明的,竟然,竟然是我!

你好啊,你也是这个班的么,我们一个班呢!你叫什么名字呐?一个不认识的陌生在向我问好,其实说是陌生人也不全是,其实我在报到那天见过一次面。我不喜欢说话,但她却是十分开朗,她主动和我说话,为了礼貌,我必须回答:我叫,你好,请多关照了对于我来说惯用的一句自我介绍,很公式化。哦哦,我叫,以后我们就是一个班的呢,初中三年,请多关照了彤彤,我叫你彤彤你不介意吧,嘻嘻她开朗的笑了,她的笑似乎吸引了我,让我的心似乎看到了一片碧绿的友谊芳草地,暂时忘却了紧张和彷徨。

看暗夜静静织上天空,织上对面的屋顶,一阵晚风吹进了我的房间,带着一丝丝的月光,在那月光中夹着我的微笑,还有那一缕缕的惆怅。我随着月光望向那幽暗的夜空……




(责任编辑:禾逸飞)